我更新了,屏蔽

申请解除,解除了

没忍住在文末吐槽一句,怎么老是屏蔽我

又给我屏蔽了

气死我了!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24

目录

       马靴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悄无声息,高木脚下一顿又继续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   高木认为自己是一个科研人员,一个医生。光滑可鉴的地面,平整的操作台,冰冷的手术器具,仪器上不断晃动的指针,计时器发出的滴答声……这才是高木熟悉并觉得舒适的环境。高木无比怀念他在满洲国的实验基地,那个冬季漫长而酷寒的地方赋予了他另一个意义上的广阔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梅机关设立后,他被派到了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23

目录

       幽深的走廊,忽明忽暗的灯光,闪着金属光泽的大门,高高云层上狂舞的闪电,突然暴起的纤细身影,火药击发的光,穿破雨幕的子弹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曼丽!”明台猛地坐起,恍惚了好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。抹了抹额头的冷汗,明台扭头看了眼床头的闹钟,已经八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胡乱洗漱了一下,明台趿着拖鞋推开了房门,说话声从楼下飘了上来。...
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22

目录

       上午九点,朱徽茵走进了汪芙蕖的病房。汪家的女仆认得朱徽茵,放下手里叠了一半的被子向她鞠了个躬。朱徽茵笑着点点头,低头看见床脚靠着个半开的行李箱,从箱子里溢出来的华丽裙摆边缘有一道干涸的暗红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汪曼春同日本医生一边说话一边从里间走出来,她脸色凝重,看着有些疲惫,发髻倒依旧梳得紧而陡。俩人的日语说得极快,短促的发音略显刺耳。朱徽茵向后退了一步,透过门缝向里迅速一瞥。里间病床上汪芙蕖仰面而卧,胸口的起伏弱得几乎无法察觉。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21

目录

*小甜饼来不及写了,拿存稿更新一下……

*嗯,三周年快乐!我算新人吧,入坑也六个月了得?其他的不说了,实在是昨天喝得太多了脑袋疼。


       明楼靠在椅背上,一手揉着太阳穴,一手放在胃部,强打着精神听梁仲春汇报。他的身后是依旧美轮美奂的宴会大厅,只是此刻人群散去,杯盘狼藉,桌倾椅倒,满屋萧索。

       梁仲春的声音在偌大的会场里回荡着,似乎有些不真实:“已送医四十三人,重症患者十三人,较轻患者二十人,还有十人洗胃后已经回家了。毒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20

目录

       载着病人的车队由各色车辆组成,打头的自然是傅筱庵的001号,后面跟着几辆小轿车、救护车,最后甚至是卡车。它们的到来打破了黑夜的平静,整个海军医院都为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汪芙蕖被直接送进了手术室,其他病人陆续抵达后交由不同的大夫接诊,所有的空置病房都塞进了至少一到两个病人。医生对病人也做出了食物中毒的初步诊断,当务之急是洗胃,对毒物的判断可以同步进行。在洗胃的环节,一些狂躁的病人失去理智的拼命挣扎,误以为医生要加害自己,好几个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19

目录

       晚宴设在国际大饭店七层大厅。这座大饭店才落成不过四五年的时间,有远东第一高楼的称号。内部装修富丽堂皇自然不用说,最妙的是站在大落地窗前,可将整个黄浦江的景致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   为了今晚的宴会,酒店很是下了一番功夫。大厅内用于分割空间的屏风、矮栏杆全部拆除,一侧的吧台硬生生连根拔起,酒柜后露出的没贴墙纸的墙面被一副巨大的油画覆盖住。地上铺着中东进口的波斯地毯,厚重绵软得让女士高跟鞋踩上去不免要歪一下,繁复精致的花纹衬托得金色大厅...

【楼诚】弟子规

目录

       刚进家门明楼就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往常这个时间,明台正满屋子乱窜,明诚追在他身后要抓他写作业,大姐一边接电话一边用眼神追着两个小的,生怕他俩磕着碰着。

       今天家里静悄悄的,明楼有些不习惯,喊阿香:“阿香,明台和阿诚还没回来吗?大小姐今晚回来吃饭吗?”

       阿...

【楼诚】纹身记

目录

       钟敲过七点,明楼和明诚互相看了一眼,清楚看到对方脸上写着两字:饿了。

       明楼放学后去打了一个小时的篮球,又是十六七的年纪,一顿饭能吃下一头牛,饿到这会儿,明大少爷还是头一次。明诚在球场边给大哥鼓掌呐喊,也很耗费了些力气。他肠胃弱,医生让少吃多餐,下午的加餐到这会子消耗得差不多了。桌上有新上市的翠冠梨,香甜可口。明诚给大哥削梨吃,自己偶尔吃一小块,欺骗空空如也的胃。...
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18

*还有人记得这篇连载么……

目录

       明楼朝镜子里看了一眼,镜子里那个人从金丝眼镜背后回望了他一眼,说不上面目可憎,只是少了些人间烟火气,一副冷漠疏离的模样。明楼这些年越来越少从镜子里看自己,他凭着手感就能知道今天的发蜡抹得是否角度合适、匀称舒展。于是这最后一个要用到镜子的需求也被消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明楼记得自己上学时最爱照镜子,每天出门前必定要对着镜子反反复复检查自己的着装、发型,夜里冒出来的青色胡茬是否刮干净。明楼从不蓄须,但是他的...

【楼诚】吃瓜记

目录

明镜回到苏州老宅的那天,月亮已经快要圆了。

明台正在水榭里奋笔疾书,一张小脸像菜圃里来不及摘下的凉瓜,又苦又皱,还泛着点青。前两天他踩着高脚凳摘桃,脚下一滑跌下来,额头磕到凳脚上。小少爷的表现堪称勇猛,没有哭,先爬起来捡桃子,衣襟上擦擦就啃了起来。后头被明楼摁住抹药的时候倒嚎得惊天动地。

饶是这样,明楼也没有给明台批病假。每天晚上抄写弟子规是小少爷雷打不动的功课。

铁石心肠。明台冲明楼的背影扮鬼脸,这回他的成语用得恰当,明楼大感欣慰。

明诚张张嘴想替弟弟求情,终究没有敢说出口。他还不会写字,刚学了握笔和基础笔画。
即使明诚会写字,只怕也帮不上明台的忙。字如其人,明台的字歪七扭八、张牙舞爪,实在难...

【楼诚】观云记

目录

已经立秋了,白天依旧热得很,光是坐着不动也能出一身密密的汗。

憋了三四天,傍晚风猛的就刮起来。湖区的渔民早早把船靠了岸下了锚。老渔民告诉大少爷,台风要来了。

这天气,明楼本该在家挽着袖子写一幅字,描两笔青绿山水画,再吃一块在井里湃了一天的西瓜。这种悠哉悠哉的日子,大少爷可是好久没享受过了。大小姐让他带两个小的回来准备中元节祭祀的事情,也是让他们来水乡避避暑的意思。可刚到苏州没两天,明诚就病倒了,高热不退,几次惊厥。大少爷一眼不错地盯着,吃药、洗澡、喂饭,从不假手他人。老管家劝了几次也没用,只能看着大少爷一天天的变成了大熊猫。

明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放心不下,明台刚来明家时也总生病,大姐衣...

【楼诚】九字真言

       “先生,新采的莲蓬要伐?”

       明诚的袖子被人轻轻扯动,他斜眼望过去,一个七八岁梳着双鬟的小姑娘举着一个竹篮子撞入眼帘。小姑娘脸上大约是沾了煤烟,深一块浅一块的灰黑,可一双大眼睛里都是清澈莹亮的光。明诚在腰间摸着枪的手放了下来,冲小姑娘摇摇头:“这不是该你来的地方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姑娘眼里的光瞬间黯淡了,依旧抿了抿嘴笑着说了声:“谢谢先生。”...
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17

 目录

     “明台,你可算回来了。诶,你这衣服怎么这么脏,快脱下来。这都弄的什么呀?”于曼丽上来剥明台的外衣,明台叼着水杯不放,艰难地配合着对方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“郭骑云,快给我找个纸和笔。”明台四下找不到东西,有些急了,“平时哪都是,要用的时候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郭骑云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几张白纸和一只铅笔:“组长,给你。”...
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16

目录

       闸北区,苏州河畔,文森特修车厂。

       技师齐雄加了一夜的班,总算在天亮前把手里的急活收了尾。主顾是七点钟过来把车子提走的,临走给了齐雄两块钱赏钱。齐雄美得哼起了小曲,换下满是油污的工作服要回家,前脚刚迈出院门,被人给撞了个趔趄。

       来人抓着齐雄的胳膊才勉强站住:“对不住对不住,冲撞了您。我那车坏在巷口了,死活启动不了,劳驾帮我看看。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