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知道当初楼诚参加CP时是什么胜景

今天去不了CP的,我默认你们考四六级去了,哈哈哈哈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9

目录

“四十九号,四十九号病人在吗?”护士冲着候诊区的人群喊道。值大夜班的后果就是嗓子沙哑,以至于她叫了好几遍病人才听见。

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举着手从人群背后走出来:“在,在,在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刚才打了个盹,没听见。”

护士不耐烦地让开通道,中年男子赶紧进了诊室。

“您哪里不舒服?”慈眉善目的女医生问。

“最近总咳嗽,后半夜尤其厉害,咳得睡不着,只能靠在床头坐到天亮。”黎叔回答。

“您张开嘴,我看看。”苏医生抽出一根压舌板,“说啊……再说一遍。”

黎叔有些笨拙地努力发声,结果只在喉咙里勉强发出了个含糊不清的“额”。

苏医生示意他解开衣服:“听一下肺部。”

黎叔把棉袍解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8

目录

“砰!砰砰!”

“围住,围住!”

“上房了上房了!”

“啊!你们这些畜生!”

“砰……”

枪声和惨叫声清晰地闯进明楼的耳朵,这动静仿佛近在咫尺。外面的秘书们都涌到走廊里、挤在窗前四处张望,不仅仅是经济司,整个市政府办公厅都在骚动。

明楼放下手中的文件,双手交握摆在桌上,静静听着。

门敲了两下,孙秘书走到明楼办公桌正前方,低头道:“明先生。”

“好像听见开枪了,离得不远。”明楼道。

“确实是开枪了,离得非常近,就在后面那条街上。”孙秘书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,“听说是76号在抓人,打死了好几个。”

“在市政府边上行动,还贸然开枪,实在不妥。”明楼站起身来,“去看看怎么回事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7

目录

       时隔多日,明诚终于被允许用热水抹个澡。他强势拒绝了明楼的好意,坚持自己一个人呆在热气腾腾的浴室里慢慢擦拭身体。明楼坐在沙发上看书,绝大部分注意力都在浴室上,听得里面传来的明诚忽高忽低的歌声,嘴角不由勾了勾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半个多小时,明诚才扶着墙慢慢走出来,明楼已经打开药箱等他。明诚按照明楼的指令在沙发上躺好,有些忐忑不安的揪着浴袍带子。

       果然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6

目录

       “籍贯,年龄,学历。”梳着分头的领班趾高气昂地拿下巴看人,“说啊!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们都是苏州的,我二十三,”明台捅捅郭骑云,“你几岁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妈说我比你大十个月。”郭骑云小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“十个月算大一年吗?”明台掰着手指问。郭骑云比他更懵,连连摇头。...
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5

目录

       明台被尿意叫醒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四点多了,他张着嘴睡了一晚,喉咙又干又痛,连轻微的吞咽动作都难以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窗外的天还黑着,明台掀开被子坐起来,双脚接触到青石砖铺成的地面时凉得一哆嗦,条件发射地收回了脚。

       隔壁传来淅淅索索的动静,有人摁亮了灯,暖黄的光线从门缝下溜了进来。黎叔推开门,明台抱着双腿缩在被子里,低下头躲避乍然到来的明亮。...


你好,宋运辉。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4

 目录

      晚上十一点,一列十节编组的军列缓缓驶入上海站。它似乎不愿暴露自己的行踪,进站时连汽笛都没有拉响。

       日本宪兵队将站台围得水泄不通,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只枪蓄势待发。所有的车厢同时打开了车门,南田洋子从第三节车厢探出头来,她的卫兵小跑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长官,旅途辛苦了,欢迎回来!”卫兵们绷直的身体像是一杆杆标枪。...
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3

目录

       早上六点,明家一楼卧室里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明楼在浴室镜前一边扣衬衣扣子,一边问:“阿诚,我领带放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明诚斜倚在床头看报纸,头也不抬的回答:“衣柜右边第二个抽屉里,浅色的在最里面,带花纹的在中间,深色的在最外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明楼又理了理头发,趿着拖鞋钻进衣柜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2

目录

       市政府身后的街道不算宽,只能供一辆汽车和一辆黄包车并行,但是小而精致。临街店面都多是精品女装、定制西服、洋餐馆、咖啡厅,其中生意最好的当属雷司令。办公室的小职员们都爱在吃过午饭后来散个步,顺手在雷司令买上几块点心当下午茶。

       这天雷司令惯例排起了队,几个秘书聚在队伍中间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可惨了,早会被驳了三份文件,全部重写。”新来的孙秘书...

目录

第四十一章

*主角死亡预警!主角死亡预警!主角死亡预警!

*上一章有学步车,以后连学步车也没有了。

*楼诚永不BE!

*我预警完了,要是有人KY我会骂回去的!评论见!





贴不上来,最后一部分看下面,前面的在图片里

*******************

“于曼丽直到最后一刻都在战斗,她是一个真正的战士。”郭骑云挺直了脊背,“我希望你能给予她一个战士应有的尊严。你的眼泪不值钱,曼丽不稀罕。”

说完郭骑云敬了个军礼,转身离开了。

明台瘫倒在地上,张着嘴无声地哭泣着。他痛到了极点,被郭骑云一个字一个字千刀万剐,连爬过去抚摸一下衣箱的力气都没有。他只能努力睁开眼,贪婪的望着那个黑漆箱子,一遍遍在心里呼唤着于曼丽的名字。

而于曼丽再也不能回答他了。

 

过了很久很久,明台佝偻着身子一步步走出来,郭骑云在门外等他。

寒风中,明台似乎听到有人在说:

明台,向前走,不要回头。

不要回头……
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40

目录

散会了,明楼一面往办公室走一面思考着方才的问题:“阿诚啊,你起草一份文件,发给有关各司……诶,阿诚呢?”

李秘书有些尴尬地回答道:“明秘书刚才接了个电话出去了,说是去给店里取先生之前定的大衣。 ”

“哦,几点走的?”明楼站定了问。

“四点差两分。”李秘书笃定地说,“我正好看了表。”

“你倒仔细。”明楼看了眼表,“这都快五点了,文件明天再说吧。昨晚的爆炸闹得人心惶惶,还是早些回家的好。”

李秘书大为赞同:“明先生您真是体恤下属。”

明楼笑笑:“去吧,外面很快就黑天了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
汪曼春带着人赶到苏州河边时,高木正指挥着日本宪兵队向前包抄。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39

目录

“黎先生,到路口把我放下来吧。”于曼丽迅速观察着街道上的状况。

“好的,你注意安全。”黎叔缓缓靠边停车,“于小姐,谢谢你。”

于曼丽点了点头作为回礼,推开车门走进阳光里。


于曼丽有些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,耳朵里满是呼呼地风声。

路过一家女装店,橱窗里的一件衣裳吸引了于曼丽。那是一条款式新颖的婚纱,丝绸裙摆流淌着洁白柔和的光,蕾丝沿着腰线向上延展出两条华丽的藤蔓,上面以银线、碎钻编制出繁复的花朵,最终在肩头汇聚成一对蝴蝶结。蕾丝头纱如梦一般轻盈,足足有四五米长。

于曼丽对着这件象征着幸福喜悦的华服红了眼。她咬着下唇努力想把眼泪憋回去,终于还是泪流满面。

我不可...

【楼诚ABO】The last dance 38

目录

85°的热水沿着鹅颈壶纤细的壶嘴拉出一道银色水线,于曼丽的腕子轻轻转动,水线落入滤杯中,深褐色的咖啡便淅淅沥沥漏下。咖啡正好装满了三个描金杯子,同方糖罐、黄油曲奇饼干一同挤在托盘里,于曼丽端着它们上了楼。

正在研究地图的明台和郭骑云闻到咖啡的香味都不由得抬起了头。明台嗜糖如命,夹了三块方糖才停手,嘴里叼了一块饼干。郭骑云最近也习惯了每天下午两点的这顿下午茶,端在手里浅浅啜了一口:“烫!”

于曼丽极快地笑了一下,伸着脖子瞧他们画的地图:“日本人和76号查到哪了?”

“这儿,还有这儿,虽然不是奔着咱们这个方向来的,可越来越近,保不齐什么时候就来敲门了。”郭骑云指着地图上一个个...